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资讯财经资讯

厦门紫金矿业-紫金矿业是做什么的?

发布时间:2021-06-01 17:55:11 【财经资讯】 0次阅读

摘要夏门紫金矿业与吉尔吉斯斯坦合作项目有拖欠中国工人工资问题找当地的劳动监察大队申诉,要求解决。按照《劳动法》规定,工资按月发放。当月可以发放上月的工资,但跨月违法

夏门紫金矿业与吉尔吉斯斯坦合作项目有拖欠中国工人工资问题

夏门紫金矿业与吉尔吉斯斯坦合作项目有拖欠中国工人工资问题

找当地的劳动监察大队申诉,要求解决。按照《劳动法》规定,工资按月发放。当月可以发放上月的工资,但跨月违法;如果公司拖欠工资,劳动者可以到劳动监察大队投诉,由劳动监察大队责令用人单位限期发放工资,逾期不支付的,还要加付赔偿金。 《劳动法》第五十条规定:工资应当以货币形式按月支付给劳动者本人。不得克扣或者无故拖欠劳动者的工资。 《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七条规定:工资必须在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的日期支付。如遇节假日或休息日,则应提前在最近的工作日支付。工资至少每月支付一次。 《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五条规定:用人单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  (一)未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或者国家规定及时足额支付劳动者劳动报酬的;  (二)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劳动者工资的;   (三)安排加班不支付加班费的; (四)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未依照本法规定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限期支付劳动报酬、加班费或者经济补偿;劳动报酬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应当支付其差额部分;逾期不支付的,责令用人单位按应付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百分之一百以下的标准向劳动者加付赔偿金:

紫金矿业是做什么的?

紫金矿业是做什么的?

  紫金矿业是矿产勘探和开发行业。   紫金矿业是以黄金及基本金属矿产资源勘查和开发为主的高技术效益型国际矿业集团,中国500强企业。2003年12月成功登陆香港股票市场(股票代码:2899),2008年4月回归A股(股票代码:601899),成为A股市场首家以0.1元面值发行股票的企业。中国最大的矿产金生产企业、中国第三大矿产铜和六大锌生产企业之一,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截至2008年12月30日,公司拥有总资产262.18亿元人民币,净资产达191.79亿元;实现销售收入169.83亿元,同比增长11.32%;实现净利润30.66亿元,同比增长20.32%。

紫金矿业集团(厦门)金属材料有限公司怎么样?


紫金矿业集团(厦门)金属材料有限公司怎么样?

紫金矿业集团(厦门)金属材料有限公司是2014-08-14在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注册成立的其他有限责任公司,注册地址位于厦门市湖里区翔云三路128号608室。紫金矿业集团(厦门)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的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注册号是91350200302964673A,企业法人饶建东,目前企业处于开业状态。紫金矿业集团(厦门)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是:金属及金属矿批发(不含危险化学品和监控化学品);非金属矿及制品批发(不含危险化学品和监控化学品);其他化工产品批发(不含危险化学品和监控化学品);煤炭及制品批发(不含危险化学品和监控化学品);黄金现货销售;白银现货销售;饲料批发;林业产品批发;其他农牧产品批发;装卸搬运;其他仓储业(不含需经许可审批的项目);国际货运代理;国内货运代理;互联网销售;商务信息咨询;投资咨询(法律、法规另有规定除外);投资管理(法律、法规另有规定除外);贸易代理;其他贸易经纪与代理;经营各类商品和技术的进出口(不另附进出口商品目录),但国家限定公司经营或禁止进出口的商品及技术除外。在福建省,相近经营范围的公司总注册资本为5004391万元,主要资本集中在1000-5000万和5000万以上规模的企业中,共2057家。本省范围内,当前企业的注册资本属于一般。通过百度企业信用查看紫金矿业集团(厦门)金属材料有限公司更多信息和资讯。

紫金矿业污染事件的事故调查

紫金矿业污染事件的事故调查

当紫金矿业的重污染让汀江流域百姓痛不欲生之时,有人却因紫金矿业活得极为滋润。10年前,陈发树、柯希平和陈景河三人一起玩转紫金矿业;10年间,他们从中疯狂吸金65亿元,摇身一变成富豪:陈景河已是中国第一金矿的董事长、柯希平成了厦门首富、陈发树则登上了“福建首富”的宝座。紫金矿业直接催生了闽商系的三条巨鳄。因紫金矿业结缘“他们三人很像,又非常不像。”紫金矿业厦门总部的一位老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陈发树、柯希平和陈景河是多年的黄金拍档,“他们因紫金矿业结识,虽各具特色,但做事都很果敢。”现年50岁的陈发树靠新华都(18.50,0.00,0.00%)百货起家,是福建省零售业的大佬;柯希平则是厦门恒兴实业的董事长,主要从事建材生意。1997年,陈发树和柯希平共同出资成立了新华都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新华都工程”),其中陈发树占股51%,柯希平占股49%。那年,陈发树花6000多万元购买了一批水电站设备。“对于当时资金并不雄厚的陈发树而言,这批6000多万元的设备更像是一种赌博。”陈发树的一位朋友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如果做好了收益会很高,做不好陈发树就可能即刻面临破产。”陈发树的豪赌气质可见一斑。然而,正是这批设备,让陈发树结识了陈景河。设备到位后,陈发树和柯希平的新华都工程公司先后承接了浙江和江西开采土石方的工程。当陈发树得知紫金矿业也有土方工程的需求时,便主动与对方接触,随后陈发树结识了陈景河,并开始承接紫金矿业的业务。1992年,科班出身的陈景河作为特殊人才被引进上杭县开发紫金矿山,委以上杭县矿产公司经理的重任。“陈景河是一个工作狂,”上述紫金矿业的老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经常加班,十分敬业。”“1992年,紫金矿业的利润只有5万元,但1993年实现了55.4万元的利润之后,就开始逐年迅速增长,1996年达到了1000万元。”在陈景河看来,紫金矿业的壮大与发展在情理之中,“人们把技术神秘化了。其实,有些看似很复杂的东西,把它弄明白了,与生产一结合,就显得很简单。”随着紫金矿业资产规模不断膨胀,2000年,紫金矿业开始实行股份制改革,陈景河任董事长。而正是在这个千禧年,陈发树、柯希平和陈景河三人第一次真正汇聚于紫金矿业。“当时的紫金山矿是贫矿且开采难度大,也因陈景河的技术攻关需要不断试错,所以欠下陈发树很多工程款。改制时,紫金矿业就将欠下陈发树的工程款折合为股份入股。”紫金矿业的老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陈发树入股紫金矿业的原因。随后,在陈景河和陈发树的牵线搭桥下,柯希平也成功入股紫金矿业,与陈发树一起成为紫金矿业第一、第二大自然人。超低价入股这10年间,陈发树、柯希平和陈景河持股紫金矿业共计7.1亿多股,如按当时9.15元的股价计算,这些股票已让这三大闽商的身家暴涨至65亿元。然而,令人咋舌的是,当时他们都是以0.1元的超低价入手,总投入不足7000万元。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陈发树和柯希平个人拥有的6.1亿股紫金矿业都来自于新华都工程公司。当时,新华都工程以0.1元的面值无偿转让给陈发树3.5亿股紫金矿业,同样以0.1元的面值转让给柯希平2.6亿股。这就意味着,陈发树和柯希平的投入成本只有6100万元。2003年12月23日,紫金矿业成功登陆港交所,陈发树旗下的新华都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紫金矿业已发行股份的13.16%,陈个人直接控制紫金矿业已发行股份的3.41%。 据此陈发树直接和间接持有紫金矿业的股份近18.5亿股,占比14.05%。作为引领陈发树和柯希平进入紫金矿业的带路者,陈景河也同样以低价收购入主紫金矿业。2004年,陈景河以0.1元/股低价收购了金山贸易持有的紫金矿业600万股,又以0.65元/股的价格从新华都百货处收购了400万股。2006年,类似的转让两次出现,陈景河以同样的低价再次拿下4167.52万股。陈景河仅仅花了735.28万元就成功获得了紫金矿业总计1.14594亿股。至此,三大闽商花了不足7000万元就跻身紫金矿业十大股东,成为三大自然人,坐拥65亿资产,已然成为福建三大巨鳄。而紫金矿业和陈景河显然是陈发树和柯希平的贵人,虽然陈和柯在入股紫金矿业前已有自己的企业,但紫金矿业的暴涨才使得他们的企业从池塘进入海洋,开始真正的“飞跃”,两人从紫金矿业所获的利润比他们此前20年的收入都要多。“与陈景河不同,陈发树和柯希平入股紫金矿业有很明显的投资痕迹。”厦门一位从事零售业的闽商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这位闽商所指的投资痕迹,其实就是陈发树和柯希平通过“新华都工程”来避税。陈发树和柯希平的6.1亿股通过新华都工程划拨到自己名下,由企业股转为个人股,按当时股价来计算,这些股票的价值达到55.815亿元,如按25%的企业所得税计算,陈发树和柯希平则将应缴纳的13.75亿元税款直接当做“利润”收入囊中。疯狂减持套现去年4月底紫金矿业大小非解禁后,陈发树和柯希平开始疯狂套现。解禁之时,柯希平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减持紫金矿业2110万股,通过上证所竞价交易系统累计减持紫金矿业5367万股。以紫金矿业此间的加权均价8.88元计算,柯希平此次套现约6.64亿元,而陈发树套现达42亿元之多。两人从紫金矿业“吸金”后,立即着手扩张自己的投资版图,陈发树随即入股青岛啤酒(34.80,0.00,0.00%)和云南白药(54.99,0.00,0.00%),成为其大股东之一;柯希平则入股京东方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我们只动用了套现的部分资金。”陈发树和柯希平在面对外界的质疑时,回答惊人的一致。数十亿元的大手笔投资,陈发树和柯希平已淡然面对,紫金矿业给陈和柯带去的,也许远不止金钱。陈发树早已不是那个担心6000万元的设备会让其破产的青年;柯希平也将自己的企业安在了厦门最具小资气息的高档区域。就在陈发树和柯希平疯狂套现的同时,陈景河也按捺不住,开始减持了。陈景河转让了紫金矿业近2760万股,套现2.5亿元,其中近8成转让给了公司部分董事、监事及高管。三大个人股东集体减持套现,引起市场一片恐慌,人们纷纷猜测紫金矿业将进入“夕阳”。“事实上,陈发树、柯希平或是陈景河的减持未必就是对紫金矿业前景的担忧。减持后他们仍是紫金矿业最大的自然人股东。”前述紫金矿业厦门总部的老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时代周报记者走访柯希平的厦门恒兴公司时,公司的内部人员向记者证实了紫金矿业老员工的话:“我们对外界炒作套现之事也很反感,至少现在紫金矿业仍是我们业务的一部分。”而陈发树旗下的上市公司新华都的董秘龚严冰此前也向时代周报记者承认紫金矿业的重要性:“紫金一直给我们带来丰厚的利润。”瞄准海外并购十年的磨合,竟然使得三人的气场如出一辙,低调、寡言。当时代周报记者向这三大闽商询问对彼此的看法时,三人都宛若不认识对方般,“不予置评”。与陈发树和柯希平不同,带领紫金矿业驰骋国内外多年的陈景河虽不愿谈及商业伙伴和商业秘密,但在与时代周报记者的交流中却始终保持礼貌,彬彬有礼。早在几年前,陈景河就已将紫金矿业陆续推出国门,“我们要利用海外资源供应国内市场。”陈景河一直坚持走国际路线,“这是中国政府积极鼓励的,也是紫金未来发展应该认真实践的课题。”陈景河这几年的国际化转型之路走得略有成效,2009年,紫金矿业荣登英国《金融时报》公布的全球500强企业第243位。也许受到了陈景河的影响,陈发树和柯希平也开始走海外并购之路,只不过他们选择隐身于一家叫天然乳品的公司之后。这家只有11名员工、注册地在开曼群岛的神秘香港上市公司,日前已完成了对新西兰最大私营农场Crafar Dairy20%股份的收购。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家公司多年亏损、市值只有11亿港元的公司是如何“吞下”比自己公司规模大7倍的公司的?答案也许正是陈发树和柯希平。如今的陈发树和柯希平已是福建富豪,作为天然乳品的股东,两大巨鳄在背后力挺,此番海外并购进军乳业的成功实属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陈发树、柯希平和陈景河的海外拼图正在酝酿升级中,也许下一次三人再联手时,已与矿业无关了。 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报刊司今天下午致电中国青年报记者,对本报披露的紫金矿业“封口费”事件表示关注。报刊司的李先生告诉本报记者,受领导委托,他特地打电话了解紫金矿业“封口费”事件的相关情况。本报记者在电话里详细介绍了采访经过,并一一告知7家媒体记者自述遭遇紫金矿业公关的情况。李先生表示,会向有关媒体做进一步的核实了解,并关注事态的发展。而在今天早些时候,福建新闻出版局的官员也打来电话了解相关情况,本报记者同样做了详细介绍。自从7月26日本报报道紫金矿业“封口费”事件之后,该公司一直没有对此做出正式回应。这两天,本报记者多次打该公司宣传部部长邹永明的手机和办公室电话,均无人接听。据《东方早报》报道,邹永明对有关媒体表示,“封口费是他们(记者)在乱说”。而据经济观察网报道,邹曾经发誓:“如果有拿钱堵记者嘴的事,我的腿将被人砍掉”。“这是邹永明个人的说法,不能代表公司,他要对自己的说法负责。”紫金矿业董事会秘书郑于强今天上午对本报记者表示,关于“封口费”的真伪,现在还不清楚。“我们问过公司宣传部,他们说没有这回事。公司会对此事进行调查,给公众一个说法。”该公司监事会主席林水清告诉记者,关于“封口费”的事,他只是听说,事实真相还有待调查。他认为,作为公司层面,不应该有这样的行为。记者打电话给上杭县纪委,接电话的一位女士称领导不在。她说,在网上看到过有关紫金矿业“封口费”的新闻,但由于不是“正规渠道”得来的消息,当地纪检部门还没有就此进行调查。另外,总部在北京的《新财经》杂志昨天否认在外地设有记者站。该杂志一位李姓总编助理对本报记者说,所谓的“福建记者站站长”郑某,只是该杂志发行代理公司的人员。此前,被此间媒体圈认为是《新财经》“福建记者站站长”的郑某对本报记者声称,紫金矿业给他们的6万元汇到了福州中闻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通过网上搜索,记者找到了《新财经》杂志在福建分支机构的地址。但上门一看,办公场所除了悬挂“《新财经》杂志社华东南站”的牌子外,还有“《中国发展观察》杂志社福建联络处”以及“福州中闻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招牌。据紫金矿业今晚发布的公告,该公司副总裁、原紫金山金铜矿矿长陈家洪因涉嫌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已于7月27日被警方刑事拘留。

关键词:厦门紫金矿业

很赞哦! ()

厦门紫金矿业-紫金矿业是做什么的?相关话题

  • 厦门紫金矿业_字节跳动最大受益上市公司

    厦门紫金矿业_字节跳动最大受益上市公司

    2021-04-10 22:49:18 [!--smalltext--]
  • 人气推荐